文在寅戰財閥 三星和總統誰會更受傷?

看看新聞Knews記者 章一葉 陳維琴

2020-11-10 16:20:18

説起文在寅戰財閥,網友們大多充滿了敬意,説他是押上了身家性命,抬棺而戰。


那麼,文在寅大戰財閥三年多,他成功了嗎?三星“舊王”去世之後,李在鎔不敢轉正會長,又説明了什麼呢?


國際短評《i-View 我説》,就來捋一捋文在寅大戰財閥這件事。


c46bf7d79e5c0e6139f1a1143ab67e29.jpeg


“財閥”在韓文裏面,有一個專門的詞兒,叫做“재벌Chaebol”, Chaebol有兩層意思,第一個Chae是“有錢”,第二個bol是“家族、宗族”,合一塊兒,就是巨有錢的一家人。


而巨有錢的幾家人合一塊兒呢,就撐起了韓國經濟的半壁江山。根據彭博社的測算,三星、LG、現代、SK、樂天,這五個大集團加起來,就佔韓國股指的54%。


01.jpg


其中,最猛的是三星,市值3000多億美金,去年的營收也是3000多億,而韓國整個的GDP是1.6萬億。也就説,要是把三星拿掉,韓國的GDP要縮水15%-20%。


所以有人説韓國人一生躲不過三件事:税收、死亡和三星。也有人説韓國是“三星共和國”,李健熙打個噴嚏,全韓國都要感冒。


財閥實力這麼強,又沒有被關進權力的“籠子”,肯定要出問題。所以我們一想起財閥,腦子裏立馬冒出一堆負面新聞。政治上是朴槿惠的“親信干政門”,生活上是強迫女明星、毆打空姐、下令飛機調頭、向員工潑水等等。


02.jpg


這些都是文在寅戰財閥的原因,但問題是,文在寅戰財閥的目的是什麼?把財閥摧毀嗎?當然不是,他要的是讓財閥守規矩,為韓國經濟做貢獻。


所以,我們首先一定要認清,財閥在韓國的經濟發展和轉型中的重要作用。


要説財閥的重要性,我説兩個節點。第一,二戰之後,韓國亟需發展。要發展,首先要搞重化工業,像電力、石化、重型機械、汽車這些產業,因為有了這些基礎,才能搭建工業體系,繼而發展其他產業。


但這些產業投資大,資產重,回報週期長,怎麼辦呢?兩種可能!要麼國家擼起袖子自己幹,要麼大額補貼企業幹,韓國顯然選擇了第二種。


像三星以前是做貿易的,在周邊國家賣些吃的。那麼有了國家的大力支持呢,三星就放棄了貿易,在1969年成立了“三星電子”。當年,多家財閥大舉進軍重化工業,讓韓國經濟實現了壓縮式的增長。


第二個,上世紀80、90年代,世界掀起了全球化和技術創新的潮流,財閥們又投入巨資去實現產業和技術升級。


還是説三星,剛剛去世的李健熙就是對芯片興趣特別大。説到芯片大家都知道,我們現在被卡脖子卡得非常辛苦。當年呢,李健熙意識到了芯片“點石成金”的優勢,下決心一定要搞芯片。


芯片產業投入高、風險大,回報慢,所以當時有同行嘲笑三星説,你搞什麼芯片呢?肯定搞不起來嘛。


但是現在我們可以看到,韓國的芯片產業走到今天,確實有李家、或者説三星拼命的功勞在其中。


03.jpg


所以,財閥對整個韓國經濟的發展有着舉足輕重的作用,因此文在寅的大戰財閥,絕不可能是網傳的“拔出了長劍,衝向了財閥”。


從內政來講,韓國經濟嚴重依賴財閥,再加上今年疫情的衝擊,美國對韓國的施壓,財閥對經濟的支撐作用非常重要。


從外交來説,文在寅去美國維護美韓同盟的時候,去北邊的朝鮮轉圜關係的時候,不都是帶着財閥出行的嗎?沒有財閥,他拿什麼籌碼和其他國家談事兒呢?


文在寅難啊,財閥就像是像是政府背後的“金主爸爸”,不依靠不行,但是不戰財閥也不行,我們常説店大欺客,那麼客大了也會欺店,韓國財閥就發展到了“欺店”的地步。


大家來看下這張照片,韓國前總統李明博和李健熙同框,看看李總這個霸氣十足,再看看李總統這個滿臉陪笑,到底誰是老大?


04.jpg


説到底,財閥是根本不怕政府。韓國總統無一善終,要麼入獄要麼自殺要麼被暗殺,財閥在背後沒少做動作。


而財閥自己卻總能化險為夷。就説李健熙,他在1996年,因為行賄被判2年,但緩刑2年。在2008年,又被判3年,但緩刑5年。有數據表明,財閥犯罪,70%都有緩刑,而普通人犯罪,只有20%有緩刑。


05.jpg


總之,財閥的胡作非為和飛揚跋扈,讓民怨不斷累積,到了不管不行的地步。


文在寅上任之時,把話説得很清楚,他説官商勾結將會消失,財閥改革勢在必行。他説,將對財閥的重大經濟犯罪採取“不寬容原則”,絕不特赦。


我們再來看一張照片,這是2018年的時候,文在寅和莫迪一起出席三星印度工廠的竣工儀式。


文在寅笑得很開心,李在鎔鞠躬鞠得很虔誠,莫迪的眼神也配合得很到位。


再對比一下剛才李明博和李健熙同框照,這差距,肉眼可見。


06.jpg


我們再來看一次表態。2019年5月,就在文在寅在國會選舉中大獲全勝之後,李在鎔居然公開道歉了,他説,對於公司沒能嚴格遵守法律和道德底線,向全體國民道歉。完了他還做出一項重磅承諾,説:“三星管理權,將不再傳承給子女。”


再聯想一下現在,父親去世了,李在鎔都不敢立馬轉正,第二天還得去和法庭請假,表示因為辦理喪事,無法出庭。


李在鎔表現得這麼低調,我覺得這至少説明文在寅還是有一定政治手段的。


李在鎔先是捲入行賄案,一審被判5年,二審被判2年半、緩刑4年,期間被關押了一年。


行賄案之後呢,他又捲入財務造假案,就這樣來來回回,官司沒完沒了。


08.jpg


有人説,這不給他緩刑了嗎?和以前一樣的嗎?


但是就像我前面説的,文在寅打擊財閥,不是要摧毀財閥,而是要讓財閥為韓國經濟做貢獻。


所以,就是通過這樣不斷地敲打李在鎔,讓他聽話,讓他守規矩。


這麼一想,是不是覺得文在寅做得還可以?居然把不可一世三星大公子逼得點頭哈腰,自廢世襲制,還不敢轉正。


不過,事情要是這麼簡單,財閥豈不是白混了。其實,有很多人批評説,文在寅改革到現在,就改了一些皮毛,沒能糾正根本性的問題。


比如説,文在寅的得力助手、公平貿易委員會主席金相九,曾經直接給財閥下過"最後通牒",要求必須改革治理架構,解除不透明的交叉持股等等,但隨着韓國經濟增速放緩,改革也停滯不前了。


比如説,文在寅曾強行任命自己的好兄弟曹國為法務部長官,嘗試推動司法改革,藉此打擊盤根錯節的財閥勢力。結果曹國上任沒多久,就爆出醜聞,被迫下台。這次“閃電罷官”事件,財閥明裏暗裏出了多少力,沒人説得清。


再比如説,文在寅想提高普通民眾的福利,把最低時薪從6000多韓元提高到10,000韓元,也就是60人民幣左右,把基本養老金從20萬韓元上調至25萬韓元,也就是1500人民幣左右。但這些政策又飽受抨擊,説小企業難以支撐成本的增加,反而損害了就業。


09.jpg


文在寅還誓言要支持中小企業,併成立了一個特別部門來支持中小企業的發展。


説到這兒,我想起我的一個韓國同學,他家裏是賣面膜的。小姐姐們可能比較瞭解,韓國面膜一直在中國賣得很火。若干年前,還在朴槿惠時代,老同學曾聯繫我説,“一葉,你説我家的產品能不能去淘寶銷售呢?”我當時問他説,“你這個品牌中國消費者不太熟悉,你為什麼不先拓展一下韓國市場,再進中國呢?”老同學回答説,“你不知道,韓國是大公司的天下,我們小品牌備受打壓,根本沒有機會。”


過了兩年,這位老同學又聯繫我了,言語之間充滿了喜悦,他説:“一葉,我要來上海蔘加展會了,這次是韓國政府組織的,政府很支持中小企業走出去,我這次來,幾乎不需要自掏腰包。”當然,老同學來上海的時候,已經是文在寅時代了。


那麼支持中小企業的的政策成功了嗎?我只能説,很遺憾,至少我同學家的面膜事業,至今沒能做起來。


所以,一句老話,改革談何容易。


10.jpg


但是,我並不是説文在寅向財閥的“亮劍”是失敗的。首先,我個人非常相信文在寅作為左翼政治家,他想改革的初心和真心。其次,從財閥之於韓國的重要性來看,進行激進改革,也不是最佳方案,循序漸進或許更加合適。


只是,韓國總統的任期為5年,不得連任,那麼還有多少時間,留給文在寅來循序漸進呢?

相關新聞

關鍵字:三星李在鎔芯片手機文在寅